登录

帐户输入有误

帐户输入有误

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

立即注册

注册

帐户输入有误

帐户输入有误

帐户输入有误

帐户输入有误

开在B站和小红书上的实体电玩店,到底靠什么赚钱?

消费电子编辑部 | 卢娇兰 4周前
电玩店


开店很困难,可还是有人在努力前行。

换作几个月前,可能没人能想到曾经被时代淘汰的主机电玩店,会突然在线上平台出尽风头。
无数店主带着崭新的主机、舒适的沙发和高清大屏电视出现在视频中,推荐栏被刷屏的网友不得不感慨一句:“已经在首页上看过60个主机店博主了”。
说起电玩店,玩家群体的态度颇有些两极分化——叫好的人认为它的兴起能为主机游戏行业的环境添砖加瓦;消极以待的另一些,则说这纯粹是在糟糕的大环境里跟风浪费钱。
一个曾经被淘汰的娱乐场所,突然就卷入复古的风潮中,确实容易惹人疑惑。只是如今的既定事实是,只要你无意中说出“主机店”三个字,某些APP就会在你的首页提供本市最火的主机店导引,或是某个主机店老板博主的账号。
它们正十分努力地想要出现在玩家的视线里。但是,这些遍地开花的主机店真的都能赚钱吗?


1

电玩店的走红,或许应该给去年的年度游戏《双人成行》记上一功。它在某种意义上,达成了单机游戏前所未有的出圈成就,在它成为洗浴中心最时髦的娱乐活动时,电玩店的商机也跟着焕发新生。
作为新晋网红,它们很快就出现在包括小红书在内的各类社交平台上,在鲜艳的滤镜下争奇斗艳,对市场的洗礼严阵以待。


首先在画风上逐渐“卷”起来


不过卷归卷,电玩店之所以能在短期内如此快速地增长,一方面是因为游戏文化的影响不断加深,另一方面也在于,和其他线下生意相比,它本身的成本不算太高。
顶配主机让玩家们犹犹豫豫的大几千价格,到了电玩店里,作为最基础但最关键的盈利工具,也就不会再让店主对价格望而生畏。只要几个沙发,几间私密性好的包厢,在保证NS、PS5和Xbox等机器充足的情况下,一个200平米左右的店铺初步成本在10万到40万元人民币不等(具体情况根据所在地房租和物价计算)。甚至不少店在保证基本体验的情况下,还能把成本压低到8万左右。
不难想象,如果客流充足,那这生意显然非常值得一试。但赚钱的事不可能这么简单。
考虑到B站是国内玩家的一大聚集地,很多店主会来此开设账号成为视频博主,记录自己开店历程的同时,也方便招揽一些顾客。这里和小红书完全是两种画风,去掉了滤镜,大多数店主的现状显而易见:用两个字形容就是“惨淡”。


“上周营业额止步于38”


没有什么客流几乎成为了大部分线下主机店的常态,“亏”也是不少店主们常挂在嘴边的词。B站博主“杭州奇迹电玩”从今年3月开始,从装修到营业至今一直在上传电玩店的记录视频,只是他常放在标题里的“营业额日均0”这样的描述,很难让人看到他的希望。
在旺季的周末和节假日到来前,面对没什么人光顾又不能闭店的铺子,是他正在经历的耐心必修课。显然,他也不是正在经历这堂课的唯一店主。
到了节假日,电玩店的营收情况倒是会改善许多,有时长假里一天赚的钱能顶平时一个月,这种情况店主们的幸福很容易写进视频标题里。只不过幸福之所以是幸福,就在于这种甜蜜并不总是生活的常态。
数月来,收支不平衡依旧困扰着这位博主,他曾在视频中回答过一个常被问起的问题——开电玩店的初衷是什么。他说,“当我问自己开店的初衷是什么时,答案是迷茫的”。
实际上在开店之前,这个账号就被他用来记录自己作为玩家的游戏实况。见证了他从无忧无虑,到不得不为店铺交房租而头疼的过渡——摆脱“为房东打工”的状态,几乎成了包括他在内的众多店主当下最难的主线任务。

为了完成任务,一些店主会为了吸引顾客把价格一降再降,但这样周末即便满客收益也不会太高。而面对好不容易吸引来的客源,上调价格在已经患得患失的店主眼中,又格外艰难。
这种情况从线下蔓延到了线上,“十个赞免费一小时”的亏本吆喝在B站屡见不鲜。一开始这些宣传效果都很明显,冲着免费时间去的玩家不少,可等免费时间一用完,客流又都会明显回落。可能就连这些店主自己也不清楚,他们这波和“白嫖党”的博弈最终到底谁赢谁输。

有人将这些店主的行为看作集体卖惨,但实情也确实好不到哪去,大多博主无非是想方设法获得更多目光,让自己的店活得更久,坚持等待着收支平衡的“拐点”。
这么多挣扎的店主各有各的迷茫,也都在提醒着观望者一件事:做好“攻略”很重要。从了解行情到选址,从设计店面到申请营业执照,从宣传到定价,都需要无数次的跌倒才能获取经验。


2

今年6月刚刚在成都开店的B站博主“萌虎科技”,常常陷入长久零营收的焦虑。尽管情况看起来并不好,对于这个行业,他仍然坚定地给出了“能赚钱”的结论。
对于选址,他有一些自己的见解:主机电玩店有着不小的“互斥性”,找店面不仅要远离同行,还应该利用地域信息差来加强优势,因此主机店极少的三四线城市是扎根的理想之选。
许多玩家对于电玩店常有一种疑惑,真正的主机玩家自己都拥有主机,何必去交钱玩呢?对于店主们来说,这个答案其实挺简单——单看《双人成行》在电玩店的受欢迎程度就会知道,往往不了解主机游戏的蓝海用户才是店主们的目标。


衣食父母《双人成行》


如何把不懂主机游戏的人引进门,正是店主们面对的难题。除了常规的进驻美团等平台做宣传,“宁波小熊电玩”的店主直接就地“取材”,把试玩券发到隔壁餐厅做促销,开业第二天店里就坐满了顾客。
B站账号有11万粉丝的店主“某天的游戏小屋”则是扭亏为盈的代表。他的店开在青岛一栋商住两用楼里,常见问题基本都经历过。店内装修看上去没什么特别,以温馨放松的家庭风格为主。店主平日有自己的本职工作,但和妻子交替守店时,非常看重和顾客的交流。
他会为客人录下精彩瞬间,既给消费者提供了反馈,也用他人的快乐给自己带来了满足感。这让他收获了很多好评——以及最重要的回头客。


3月,他在视频中总结了自己开店近6个月以来的收支情况,从开业后第二个月就已经完成了赚回电费房租的任务,在今年春节就连同酒水等附属品一起净赚了两万多。当然,他的收获还有如今这个已经超过十万粉的B站账号。
在给观望者的建议里,他提到要保证生意,店主需要了解游戏行业、了解游戏,最好在玩家卡关时能及时提供帮助,“游戏圈的上手门槛可是很高的”。
至于面对一般意义上的主机玩家群体,电玩店也并非没有市场——即便对不缺主机的玩家来说,他们可能也需要与同好的交流。
上海一家电玩店的老板“冬末丶夏之初”就在开店时瞄准了这一方面。他的店铺去年年初开张,如今已经算是这个圈子里的“老人”。


上海几个月来疫情反反复复,线下门店叫苦不迭,他这边情况也阴晴不定。不过整体依旧不算太糟——据冬末透露,按照无疫情影响时期的数据计算,这家店一年的净利润能达到20-30万。
今年向冬末取经、研究开主机店的老板不少,其中包括了很多“连马里奥和皮卡丘都不认识的人”。只是对于这群取经人来说,他的优势并不好模仿。


冬末店里有时举办大乱斗线下赛,热闹异常


冬末从一开始就是任天堂铁杆粉,长期和当地任天堂玩家圈打得火热。按他自己的说法,开店不过是为了给朋友提供稳定的聚会场所,这才是他客源稳定的主要原因。


3

从普遍意义上讲,开店就是为了赚钱。不过在某些电玩店里,仍有老板选择无偿提供服务,因为他们并不仅仅依靠店面本身获得收益,比如B站电玩店博主 “小张是逗比”。


小张与合伙人一起在河南信阳开了一间电玩店,叫做“青橘电玩”。试营业的前一天,他在B站发出预告视频,标题叫做“每10赞就免费给别人玩一小时”。
在开电玩店之前,他的频道已经尝试过相当多的流行主题了,但都没太大声音。按照以往几百个视频平均数千的播放量,这个挑战可能只会持续上百小时。让他没想到的是,视频最终获得了20多万赞,这也意味着超过2万小时的免费游玩时间。
“免费电玩店”刚登场就非常惹眼,网友们一开始对其赞赏有加,同时也常在评论区劝博主放弃免费,转为良性且持久的运营。很快大家就发现意见和建议没有什么作用——店主似乎并不关心店铺的盈利状况。
在近60期视频中,小张反复强调“倒闭”“坚持”“盈利“等词汇,多次讲述遭遇谩骂的委屈,博到了足够的关注,却极少提及未来计划和经营策略。

在一期名为“说再见”的视频发布之后,店铺并没关门


这场结果几乎注定的烧钱活动进行到现在,已经发展到“小张为补贴免费电玩店去外地打工的阶段”。长期关注他的网友逐渐发觉,作为一名店主,他对B站账号的关注远超店铺本身,已从几千涨到2万粉丝的评论区里大家态度也变得讥讽。不过那家免费电玩店依旧开着,仍然在迷茫地等待着什么。


已交由“二老板”打理的店里访客不少


纯粹的免费,也可能来自店主独特的品味。小红书上一家贵阳老游戏店“耍蛙商店”就是如此,老旧电子产品,加上复古滤镜轻而易举和小红书的怀旧潮流打成一片,可是老板王先生要致力于“用爱发电”。


“耍蛙”发音同“耍娃儿”,西南官话中指刺激好玩。但在王先生的店里找刺激有点难,因为这里的主角是GameBoy、PS1和红白机之类的老游戏机,以及一些其他“老掉了牙”的电子产品和他女友的手工艺品。
其实一开始,店主是想像电玩店那样运营,按小时向体验老游戏的顾客收费。无奈这些老游戏的“门槛实在太高了”,来者大多都是被店里的老相机和手工品所吸引,玩游戏的人寥寥可数,对此王先生也有些无奈。于是后来他干脆就把这个服务免费了,转而卖掉一些老机器用以盈利。
最初在开店时,他单纯是因为卧室已经放不下这些收藏,才想到开一家“和他小时候一样的店”。王先生儿时的记忆里,家里商店的角落里就摆了两台街机:“小时候爸爸妈妈出去打工,爷爷奶奶在家看店,赚的钱比两个大人出去赚的还多。”




十多年前国内的孩子们,很多正是在这样街头巷尾的游戏厅里完成了自己的主机游戏启蒙。王先生相信,还有很多人怀念那段过往,自己的店里也会“有玩家找回童年的回忆”,所以他会继续把店开下去。


结语

每个行业都无法避免在野蛮生长过程中遭遇的坎坷,看似只属于玩家的主机电玩店亦要走上此路,困难当然不止于“赚回房租”。
登陆B站、小红书等社媒平台意味着更直接的同行竞争。在美团上刷恶评,更甚者在社交帐号上问候店主全家,这其中烦恼不少店主都尝过。也有人只图赚一把快钱,要么使用破解主机,或是利用游戏圈内外信息差,以极高的价格向圈外人兜售实体游戏,让刚接触主机游戏的顾客望而却步。
但同样也有很多人正在试图优化这个结构单薄的行业,别出心裁努力挣脱束缚。有的店主在小城镇里和当地学生打得火热,生意热热闹闹。有人还把桌游店,甚至文具精品店开在了主机店里,盈利结构丰富,也更能吸引客源。
这注定是要各路老板八仙过海、各显神通。疫情不可预测,家长群体仍抱偏见,实体游戏引入渠道困难.....想要在这片蓝海里分一杯羹和所有行业一样不容易。

疫情封闭期间,机器租赁成了店主们回血的一种手段


但在二十年前游戏机销售禁令颁布,主机游戏厅逐渐消失之后,大部分人都没想到这个“夕阳红”产业,还有复苏且繁盛的可能,或许人们对它也会有新的认识。
如今这些遍地开花的店铺,或许正是主机游戏产业内外相互靠近、互相呼应的证明。

Via. 游戏研究社

0条评论
没有更多啦
首页 网站介绍 记者证公示 联系我们
Copyright © 2021 CE Magazine. 消费电子杂志 版权所有    京ICP备12043756号-1   
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543号